【媒體報導】冷戰大半年只用公文對話 塑膠機械手臂大廠父子如何衝破接班難題

2019/05/10

二代大學

圖片來源:王建棟

二代接班要有企圖心,但若少了對第一代的溝通與了解,傳承之路可能會處處碰壁。哈鏌總經理陳志偉跌跌撞撞,摸索出與父親相處之道,就在於尊重。

在全國中小企業總會「二代大學」的分享會上,今年35歲的哈鏌總經理陳志偉總是用一句話形容十多年的傳承過程,「以前是認命,現在是使命!」

從這句話很難想像,現在和父親、哈鏌董事長陳計村各自在業務及技術領域合作無間的陳志偉,兩人關係曾經鬧僵到除了透過他人傳話,溝通管道只剩公文簽呈。

陳計村創辦的哈鏌,原是日本機械手臂大廠Harmo在台子公司。1990年日方撤資,原任職技術主管的陳計村偕老同事創業,憑著對技術的熟稔以及產業鏈人脈扛起團隊,僅僅只花一年就讓老東家回頭找上,成為合作夥伴。

如今的哈鏌,是台灣塑膠射出成形機械手臂的主要代工生產(OEM)廠商,客戶除了日本的Harmo,還有法國機械手臂大廠Sepro等。

「老闆兒子」的身分,最讓人痛苦

父親創業時,陳志偉才7歲。「學生時代寒暑假都被『徵召』回來,幫忙鎖螺絲。」鎖螺絲鎖到極膩,他盤算著熬到退伍就是脫離工廠的大好時機,但見父親遞來履歷表要兒子回家上班,牙一咬,陳志偉還是回家了。

因為父親,陳志偉認命回到桃園的工廠從基層業務專員幹起。最讓他痛苦的,也是這個「老闆兒子」的身分。

高階主管事事徵求他的同意,或者傳話——他最常聽到的一句話是「去問你爸」。陳志偉找不到成就感,三天兩頭驅車到台北找朋友喝酒,中午睡醒渾身酒氣上班,惡性循環整整一年。周遭同事因為他是「老闆兒子」,也沒人敢說話。

一直到老臣退休,陳志偉順勢扛起成本管理大計,「老闆兒子」才開始從標籤變成責任。他想得很單純,定位自己是專業經理人,替父親管理公司。

傳統中小型企業長年倚重人治,難免有沉痾宿疾,例如倉儲。「一個機器需要的零件要花一、兩天才能全部盤點完。看ERP系統完全不準。」陳志偉找來新進倉管人員準備大刀闊斧,第一個難關卻是父親。「老闆不同意,」新人無奈問他,「你們要不要先喬好怎麼做?」

這不是陳計村給兒子的第一張否決票。那陣子,陳志偉風風火火召開主管會議制定決策,會後卻屢屢聽到,「老闆說不可以。」陳計村透過第三人,狠狠打臉兒子的雄心抱負。

公司營運多頭馬車,父子倆誰也不讓誰。爭吵雖沒有,卻足足冷戰了大半年。沮喪的陳志偉輾轉透過二代大學,找上前英特爾(Intel)台灣香港區總經理陳朝益。

(王建棟攝)

承擔父親的責任之前,先成為他的夥伴

一碰面,陳朝益就問他:「你做這些事情之前,你父親同意嗎?」高階人才及企業轉型輔導經驗豐富的陳朝益,很清楚核心問題在哪裡。「你父親要的就是一個尊重。」他告訴陳志偉。

「一代創業家最重視的就是二代尊不尊重前人走過的路。」陳朝益分析,在台灣企業傳承上,經常看到二代充滿企圖心,但卻忘了尊重與了解,導致世代之間在公司營運上難有互信基礎。「承擔爸爸的責任之前,要先成為爸爸的夥伴。」

了解是一切的開始。陳志偉帶父親到日本參觀商展,聽父親陳述日商時代打拼的歷史、做決策前先徵詢意見⋯⋯他知道父親對技術的熟稔仍是公司發展不可或缺的主力,主動提出與父親分工,共同經營公司。

當認知到尊重與溝通是一切的前提,公司治理和營運決策系統自然順暢。為了提升員工團隊意識,陳志偉希望讓財報在內部透明化。對內部員工公開營收乃至獲利,對於傳統中小企業來說是很陌生的變革,但陳計村僅大略提點兩句就點頭同意。

兒子這十幾年在公司傳承的成長,陳計村看在眼裡,心態改變了。除了放權,60歲的陳計村,也開始為兒子構思如何培養接班梯隊。陳志偉業務強。「但技術上他比較差一點,現在我要從研發部培訓一個類似我的(角色),跟他配合。」

近來陳志偉經常帶著一票高階主管進修上課,「(如果)我參加,會有想法,所以我乾脆都不參加。」陳計村形容如今父子關係,像是兩人同乘駕訓班教練車,「我坐在副駕駛座,有一個剎車在我這裡。只要不要偏離航道,都讓他開。」他笑說,「現在我比較傷腦筋,他一開口,我不能說不耶!」

訊息來源:天下雜誌 https://www.cw.com.tw/article/articleLogin.action?id=5095154

二代大學
綜合服務